首页 新闻 健康 安全 法制 民生 关注 图片 关于

企业

旗下栏目: 教育 医疗 娱乐 企业

陕煤化“亚洲第一”输煤管道项目多标段烂尾 被

企业 | 发布时间:2017-08-30 | 人气: | #评论#
摘要:输煤管道神木段工地上遗留的工程设备 号称“亚洲第一”的输煤管道——神渭输煤管道工程总投资超过70亿元,在开工建设4年多后,多个标段依然停滞不前,由此竣工日期一拖再拖。日

陕煤化“亚洲第一”输煤管道项目多标段烂尾 被曝拖欠巨额民工工资

  输煤管道神木段工地上遗留的工程设备

  号称“亚洲第一”的输煤管道——神渭输煤管道工程总投资超过70亿元,在开工建设4年多后,多个标段依然停滞不前,由此竣工日期一拖再拖。日前,《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该工程神木段因征地、拖欠农民工工资等问题,引发诸多社会矛盾。

  停工两年被曝拖欠巨额民工工资

  神渭管道输煤项目由陕煤化集团投资73亿元建设,工程北起榆林市神木红柳林煤矿,南止于渭南市临渭区、华县,纵贯陕西北部和关中地区,涉及榆林、延安、渭南三个地市,途经神木等15个县(区),管道全长748公里,设计年输煤能力1000万吨。

  据了解,按照陕煤化集团最初计划,该工程计划在2012年初开工,2013年8月份投料试产,2014年6月竣工移交。但由于管道工程资金及地方协调方面的原因,直到2013年初,该项目才正式全面开工,并计划与2015年9月竣工。

  然而,截至目前该项目历时四年,却因多标段烂尾而停工。根据陕煤化上市公司陕西煤业发布的2016年度财务报告,截至2016年底神渭输煤管道工程已完成计划投资的81%,已经投资约68亿元。

  8月1日,《民主与法制》记者在神木市麻家塔镇一处河道边工地上看到,神渭输煤管道工程施工留下的管道被随意丢放在河岸边的草丛中,一些施工机械锈迹斑斑。据工地现场留守人员介绍,该处工地施工单位为陕西建工集团,具体的包工负责人为马新民。而在神木市乔岔滩的神渭输煤管道工地现场,一堆堆放起来的水泥已经变质,几处工地现场施工已经停止数月。

  据曾在乔岔滩工地施工的工队负责人叶永刚介绍,2014年8月,他的工队来到神渭输煤管道陕建一标段,进行土建工程施工,到2015年7月因项目方不按合同支付工程款及民工工资被迫停工。叶永刚称:“停工前工程项目部已经拖欠工队近600万元的相关款项,现在也仅陆续支付了100余万元。”而在麻家塔工地干活的郝振平则表示:“2015年自己曾给该段神渭输煤管道进行施工,至今被拖欠工钱约500余万元。”神木市另一支杜青山工队,也被拖欠了200余万元的工程款项至今未付。

  据记者了解,神渭输煤管道工程在神木段约70多公里,目前仅有约50%工程完成,目前仍有30余公里工程,因占地补偿不到位、拖欠工程款、承包人涉刑事案件等原因仍处于停滞状态。知情人士称,神渭输煤管道工程神木段最多时约有20多个工程队,但不少工队因被拖欠工程款而被迫撤离。

  农民工维权引来暴力相向

陕煤化“亚洲第一”输煤管道项目多标段烂尾 被曝拖欠巨额民工工资

  因讨要工钱而被撞坏的民工队车辆

  实际上,上述神渭输煤管道神木段项目由陕建集团承揽,其项目部由一个叫马新民的人承包。由于马新民拖欠工程款,引发农民工与马新民带领的社会人员冲突,不断发生砸车、农民工讨薪上访等社会问题。

  据郝振平称:“我们工人因讨要工资,曾遭遇马新民及手下驾车碰撞工队车辆的恶劣事件”。2016年4月21日,马新民又带领几名社会人员在路上截住郝正平工队的车,并指使手下驾驶车辆撞坏工队一辆广本轿车(车号陕KH2960),工队张祥祥被不明人员暴打致伤。张祥祥被神木市大兴医院诊断为闭合性颅脑损伤。被撞坏的广本轿车,经神木价格认定中心鉴定损失7042元。

  叶永刚称,2015年7月由于项目部不按合同支付款项,其工队被迫停工后,项目部甚至找了六七个社会人员到工地打砸抢。据叶永刚说:“8月4日,在工地上,六七个社会人员,将我和司机王振振暴打一顿,并抢走了我工队所有的工程计量单及工程合同。”8月5日,神木公安高家堡派出所将打砸事件嫌疑人抓获,8月6日又放了嫌疑人。当时,王振振等在医院住院十多天,却无人过问。

  2017年8月1日,《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从神木市公安局了解到,发生上述几起暴力事件后,陕建神渭输煤管道神木段负责人马新民被警方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网上追逃。2016年6月29日,被工友在陕西延安将马新民堵住并报警。延安市宝塔区警方随即将马新民滞留,第二天将其移交给神木警方。仅一晚后,马新民就被取保候审。工队问过派出所,却被告知“上面让放的人”。

  神木市公安局政工科一位负责人就《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采访回应:“此事要请示领导后,向记者回复案情”,不过,截至发稿前仍未收到其回复。随后,神木市警方有知情人士透露,该案已经移交检方,并起诉。此后,记者获得的一份神木法院(2017)陕0821刑初302号刑事判决书显示,马新民被判单处罚金两万元。

  叶永刚及司机被打案不了了之;损失7042元的车辆案也未办结。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判决书还显示,陕建神渭输煤管道项目神木项目部负责人马新民曾因虚假注册资本罪于2011年9月被判刑一年。上述工队多名个人还质疑称:不知道马新民这样有犯罪前科的人员是如何被任命为输煤管道项目的负责人的?

  事实上,上述三个民工队,从2016年底就开始找该项目承建单位陕建集团反映标段拖欠工钱及引发民工被打情况。陕建集团董事长刘耀华答应协调具体管理的该集团工程八部,来解决民工工资问题。

  不过,由于迟迟得不到具体的解决方案,民工们不得不继续在陕建集团总部讨要说法。

  2017年6月23日,因为多位民工在陕建集团大厅讨要工程款未果,就发生过被不明身份人员喷射不明气体后暴打的事件。

  另据知情人士介绍,2016年4月,项目部还强行挖掉神木市解家堡乡新寨则村村民白某家近3亩树苗。6月23日,该村组长白某在阻拦项目部强行挖掉该村10亩树林时,再次发生冲突,白某被不明身份人员暴打昏迷。另外,据上述村民反映,项目部还在施工占地过程中,暴打村民李某、高某、焦某等多位村民,有村民甚至被打成骨折。

  项目层层转包管理混乱多标段烂尾

 陕煤化“亚洲第一”输煤管道项目多标段烂尾 被曝拖欠巨额民工工资

  工地遗留下的管道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了解到,该项目除层层转包,拖欠工程款引发暴力事件外,神渭输煤管道项目神木段还存在管理混乱,偷工减料等情况。

  据有关施工队反映,神渭输煤管道神木段工程,有多个工地还涉嫌偷工减料,套取项目资金。据不愿具名工队人士透露,神渭输煤管道第一标段,从2014年施工以来,陕建集团项目部并未严格按照图纸要求施工。比如图纸上设计管道有30cm的U型混凝土槽,但有的地方甚至都没有打混凝土。再比如,图纸要求管道配重块上下两块用螺丝组合,但有的地方根本找不到螺丝。

  知情者称,项目工地混乱的管理,让施工队甚至都无法施工。该人士分析指出,也正是如此混乱的工地管理,才导致一系列冲突的发生。

  对于上述项目工地相关问题,《民主与法制》社记者来到神渭输煤管道神木项目部核实,但项目部工作人员表示,负责人不在。

  8月8日,记者找到承建该段项目的陕建集团第八工程部党委书记仲崇利。他表示,神渭输煤管道神木段确实是该集团承建的项目,马新民是项目部现场经理,为公司聘用人员。“目前集团公司正在对有关工队反映的工程款拖欠问题进行核算,而且也按照合同约定给付了工队部分款项。”仲崇利还就输煤管道工程缘何建设缓慢的原因是因为目前陕建承建的标段已经超过原来的合同工期。停停建建的主要原因包括,甲方设计变更、工程款给付缓慢、外部协调占地补偿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了工程进度。仲认为,陕建集团也是工程停工的受害者。

  陕煤化集团下属的陕西神渭输煤管道运输公司综合办李主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于神木段几个工队被拖欠工程款的事实表示:工队曾来公司反映过,公司也协调催促了陕建集团尽快解决相关问题。(民主与法制社 )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新闻 | 健康 | 安全 | 法制 | 民生 | 关注 | 图片 | 关于

健康传媒网 Power by DedeCms 陕ICP 备12345678  技术支持:幸福城市网络科技

电脑版 | 移动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