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健康 安全 法制 民生 关注 图片 关于

社会

旗下栏目: 国内 时政 社会 国际

陕西榆林府谷“明盘”乱象背后的思考

社会 | 发布时间:2018-07-05 | 人气: | #评论#
摘要:由于暴利驱动,府谷当地私挖滥采煤炭(俗称挖“明盘”)的现象屡禁不止。非法开采的矿主为了生产,铤而走险私藏、运输开矿必不可少的炸药和雷管。由此引发的爆炸案接二连三,

        由于暴利驱动,府谷当地私挖滥采煤炭(俗称挖“明盘”)的现象屡禁不止。非法开采的矿主为了生产,铤而走险私藏、运输开矿必不可少的炸药和雷管。由此引发的爆炸案接二连三,死伤人数逾百。

       2001年7月16日凌晨3时25分,横山县马坊村发生一起震惊全国的特大爆炸案,灾难造成83人死亡,98人受伤,311间房屋严重受损。 事后查明事故的起因是该村农民制造硝铵炸药销往神木、府谷等地的煤矿牟取暴利。

       2006年6月26日,府谷县老高川乡老高川村发生特大爆炸事故,造成12人死亡,数十人受伤。经府谷县公安局调查落实,该村村主任、书记全部参与了爆炸物品的买卖。

        2016年10月24日14时,府谷县新民镇再次发生一起爆炸案件,死亡14人,受伤住院147人,事故造成核心区58间房屋受损严重,部分坍塌,波及周边约0.8平方公里的建筑物不同程度裂缝、门窗玻璃破碎。事故的起因是三名外地人郝某、郝某杰、陈某看到在府谷县有大量的“明盘”需要购买私制炸药,为获取高额利润便萌生在新民镇租民房制造、储存爆炸物,后引发爆炸。

        然而,血的教训并没有惊醒牟取暴利的商人和一些地方官员。近年来,府谷县的“明盘”数量有增无减、盗采煤炭有恃无恐;外地商人也逐利而来成为多数“明盘”的实际开挖人。

        记者走访了该县老高川、大昌汗、庙沟门等乡镇,沿途所见一座座大山被挖的开膛破肚、悬崖峭壁;七八十米的地下岩石裸露、煤层尽显;原本静穆的山村,突然间炮声隆隆、车轮滚滚,早已青山不再、绿水难觅。凡有“明盘”的地方到处满目疮痍、尘土飞扬;村庄水源枯竭、房屋开裂;生者因不能安居而泣、逝者因不得安息而怨。记者不禁在思索,这天怨人怒的民情当地政府是否知晓?

        庙沟门镇周圪崂村中峁自然村民刘二宝向记者诉说:2016年,邻村有个叫赵奋飞(音)的农民找村负责人游说要租赁土地搞“火烧区治理”,后不管村民愿意不愿意,都要在他拿的没有四至界限的《土地租用补偿协议》上签字按手印。

        后来听说赵奋飞(音)是为府谷县有名的“王三”跑腿的人,租地用于挖“明盘”。“王三”从你们手里租地每亩19000元,听说外地人每亩地出了160000元多。再后来就是一些外地人进村开挖土地,想在哪里挖就在那里挖。他们挖“明盘”使用炸药爆破,我们睡在床上感觉就像地震。有一次他们要大爆破,电话通知我们不能在房子里住,我们几个村民下去阻止他们用炸药,被他们的工人挡住不让我们下去,还告诉我们,用了40来吨炸药,你们挡不住的。

       村民刘玉明反映,挖“明盘”将他家的窑洞震裂后,其八十多岁的父母亲居住在随时有可能坍塌的土窑洞里,让一家人提心吊胆。为此他多次阻拦开挖“明盘”的人使用炸药,但根本无济于事;给村、镇领导反映也没有任何效果。

        退休老教师刘须虎反映,挖“明盘”挖到了他家祖坟边上,他要求村负责人制止乱挖滥采行为,不要毁坏祖坟。村里开会,他到场向挖“明盘”负责人郭来媚说不能挖祖坟的事,郭态度非常傲漫,对他的请求不屑一顾,还说:“我们的地买的是中峁村的,我们不跟你们说,不认你们”,说完就轻蔑地离开会场。商人的野蛮无理让他欲哭无泪。逝者不能安息,愧对安葬了一百年的祖先;他面对强权而又不作为的政府和强权、霸道的商人,一个退休老教师显得那样的无奈和无助。

        记者在网上输入府谷县挖“明盘”的关键词后搜索,发现近几年有关“私挖滥采”、“明目张胆的盗采国家煤炭资源”的帖子连篇累牍。2018年6月7日,一媒体刊发 “假治理真盗采,府谷县治理区内私挖乱采十分严重”的文章,称有群众反映:在陕西榆林市府谷县庙沟门镇赵五家湾,所谓的治理区内长期干着“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村民反映,这个火区治理项目就是盗采国家资源,村民世世代代生活在村里,这里从来就没有被开采过,也没有自燃过,更不存在地面沉陷的现象。所谓的地质环境综合治理项目,其实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虚假项目。假借治理之名,行盗采国家煤炭资源之实。

         早在2016年,陕西省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就关于落实“明盘”项目安全监管责任印发过通知,通知指出:榆林市特别是神木、府谷县境内严重存在以火烧区治理等项目为名,长期露天开采煤炭(当地俗称挖“明盘”),安全监管责任不落实,安全监管不到位,给相邻合法煤矿造成严重安全威胁等问题,也引起国家安全监管总局高度关注。通知要求,认真开展清理整顿。由市、县政府负责,对所有开采“明盘”项目进行一次全面清理。对未经批准的“明盘”项目、以非煤炭开采项目审批行煤炭开采之实的“明盘”项目、审批手续不全的露天煤矿项目等要全部依法关闭。

        然而时至今日,府谷县挖“明盘”的现象不仅没有关闭、而且愈演愈烈。县乡两级政府对村民的反映置之不理,任由其恶性循环。据庙沟门镇周圪崂村民反映,周圪崂村和周边几个村庄的明盘其实老板是同一人,此人在府谷县势力很大,有钱,有势,有关系,名叫“王三”,背后的保护伞就是府谷县的某领导。近日,该县温副县长突然被免职不知道是否与“明盘”有关?

        如果继续纵容挖“明盘”蔓延下去,巨大的利润和对私制炸药的需求,毕将诱使一部分人铤而走险,想方设法继续制造、贩卖“黑炸药”。不定哪天又一起爆炸案的惨剧会重新上演。 (西部决策网)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新闻 | 健康 | 安全 | 法制 | 民生 | 关注 | 图片 | 关于

健康传媒网 Power by DedeCms 陕ICP 备12345678  技术支持:幸福城市网络科技

电脑版 | 移动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