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健康 安全 法制 民生 关注 图片 关于

原创

旗下栏目: 社会 旅游 原创 专题

潼关农发项目单井被收七万余元 农民灌溉掏高价

原创 | 发布时间:2018-04-10 | 人气: | #评论#
摘要:本网讯 近日,接到渭南市潼关县秦东镇寺角营村村民反映,村上有三口机井上面有“国家农业综合开发”的标识,但是这三口机井的灌溉费一小时机要40元,农民普遍认为很高。农业综


    本网讯 近日,接到渭南市潼关县秦东镇寺角营村村民反映,村上有三口机井上面有“国家农业综合开发”的标识,但是这三口机井的灌溉费一小时机要40元,农民普遍认为很高。农业综合开发就是支持农业发展,改善农业生产基本条件的。项目机井的灌溉费这么高,怎么提现项目政策的优越性呢?何况,这40元的组成不明不白,这些钱是进私人腰包了,还是为村上发展做贡献了?

    3月29日,记者在寺角营村走访调查得知,村民反映的事情属实。村中三口有“国家农业综合开发”标识的机井,都是在2016年开始施工,2017年5月完工的。但是这三口机井到底是谁的,却听到了三种不同的声音。第一个说法是:井是村上组织打的,钱是几个村组长掏的。打井时,几个村组长都跑前忙后的张罗。井那就是村组长的了。村组长现在就是卖水,收灌溉费。收的高,那是肯定的。人要把自己投资的钱早早收回来的。至于井房上有“国家农业综合开发”的标识,村民说不清楚,也不关心。还有一种说法是:井是潼关县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以下简称:农发办)的项目井,因为井房上有明显的标识。打井的时候有村民自筹部分,村组长把这笔钱掏了,所以井就成了农发办和村组长一起打的了。实际打成后是由村组长管理和经营。农发办为村组长干了件好事,村组长再卖水也就合情合理,卖多钱都是为了收回投资的钱。第三种说法是:农发办打的井,打完验收合格,交给村上使用。村上又让各村组长担起管理的责任。村子周围其他井灌溉都是一小时40元,村组长也就收40元。农发办打的项目井没让村民实惠,却成了村组长挣钱的工具了。

    经村民指引,记者见到一口机井承包人。机井承包人告诉记者,这口井他花了七万多元了,并向记者出示了和寺角营村上签的协议,协议明确写有寺角营村将水井“承包”给了私人,并写明承包期十一年,其中“打井费5.5万元,电费押金1万元”。承包人说他还承担了打井水电费七八千元。一张寺角营村上收5.5万元的收据。让记者疑惑的是这6.5万元的收据台头是“潼关县卓远种植养殖科技有限公司”,收费内容变成了“包井款”。记者对此提出质疑时,承包人说,反正村上就是这样写的,他当时也没注意。

   记者在潼关县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外见到2016年12月21日张贴至今的秦东镇寺角营村全体干部群众的《感谢信》。《感谢信》中就有“为彻底解决旱塬村浇地难问题,支持村上新打了三眼深水机井,做好渠道和管道配套工程设施”。可见农发办对寺角营村的机井建设确实起到了“支持”的作用,解决了村上的问题。

    记者见到了农发办冯丽英主任,向冯主任反映了,寺角营机井灌溉费较高,农发办机井被质疑是农发办和村上共同出资完,村上利用农发办项目向下收打井费,承包人承担打井时的水电费等问题。冯主任告诉记者,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并安排宋晓凤副主任记录和调查记者反映的问题。针对问题,宋副主任说:项目有打井配套费用,前期水电费都是项目配套的,不会由私人承担的。打井的钱更不会让私人分担。再说了七八万元肯定打不好一口机井,所以不存在收别人的“打井费”。记者提出查阅下项目的招标和中标资料,以便确认项目机井和有私人投资的机井是不是在地理位置上重合,也能查阅此项目是否有前期配套费等祥尽信息。但遭到宋副主任拒绝。项目资料又不涉密,为什么不能让查阅?

    当日,记者将此事反映到渭南市财政局农业综合开发股。杨股长对此事十分重视,当即指出,此事性质非常恶劣,不管是谁收了这七八万元,总之这七八万元钱是让其他人化在这项目井上了,就是对农业综合开发的抹黑,更何况还叫“打井费”。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就是要让老百姓得到实惠,这样收费和私人机井有啥区别?人家花了七八万元,肯定想先把自己的投资收回来,这就是造成灌溉费居高不下的原因。马上责令潼关县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调查此事。

    4月2日,记者再次来到潼关县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农发办同志说事情已经调查清楚。确实灌溉费是一小时40元,形成原因就是农发办的项目井交村委会后,村委会将这三口井对外承包给了村组长,承包期限是11年,承包费是5.5万,有1万元的用电押金。因为周围机井灌溉费都是一小时40元,这机井也就按这个价格了。钱确定是村委会收了。打井时的水电费都是配套资金,项目上也没有收承包人的钱。至于承包费为什么写成了打井费,让村委会的同志来做个解释。随后,在农发办宋副主任办公室,记者见到了寺角营村副主任和会计两名村干部。两名村干部说,确实是承包费,因为拟协议的人文字组织能力有限,将承包费写成了打井费。把水井承包出去也是为了更好的管理,以后的维护和维修就交给了承包人。收费主要是参照周围的行情,也考虑到承包人要投劳,要担负管理责任,收点费,就不用发劳动报酬了。至于管理上有多少利润,这账也不好算清。应该是保本经营,甚至是赔本经营。记者问村委会副书记,村上当时决定把农发办的项目井对外承包有没有与农发办沟通,有没有考虑过会造成农发办的项目井灌溉费过高的影响?定承包费时有没有经过村民代表大会的商议?得到的答复都是否定的。那么寺角营村是不是借农发办的机井对外承包给村上敛财?。记者再问村会计,收的这近20万元,为什么用一个科技公司的票,钱到底进的是哪个账户,村上的还是科技公司的?这些钱的现在还在账上还是已经被使用了一部分,如果使用了,用到了何处?会计只说“钱还在”。

    4月2日,记者将寺角营村存在的问题反映给潼关县秦东镇纪检书记杨书记。杨书记当日回复“此事很快调查清楚”。此后再联系杨书记就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了。

    是什么造成潼关县农发办项目建后管理如此混乱?农发项目在潼关县近几年都有实施,是不是真正起到了支持农业发展,改善农业生产基本条件作用?还会不会有其他项目被村委会或者其他机构收费转包,失去惠农意义,而成为一部分人盈利工具的情况?本报将继续关注。(健康导报记者刘永平)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新闻 | 健康 | 安全 | 法制 | 民生 | 关注 | 图片 | 关于

健康传媒网 Power by DedeCms 陕ICP 备12345678  技术支持:幸福城市网络科技

电脑版 | 移动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